刚刚“火”起来的连队学习交流微信群瞬间遇冷,除个别官兵偶尔出来冒个泡,大多数人不愿在群里聊天交流。为啥?嘿!原来是称呼惹的祸,请关注《解放军报》报道——

微信群聊设立“指尖禁区”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1

周超 绘

进入“大数据时代”,随着智能手机在军营的普及,微信日益融入官兵生活中,各类微信群也成为大家获取信息、沟通交流的重要渠道。

再苦再累,一个也不能掉队。陈曦 赵清松 摄

网聊,聊起来有讲究

网络就像一把双刃剑,一些微信群在给官兵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增添了诸多烦恼与泄密隐患:一些群聊疏于管理,聊天信息五花八门,庸俗内容时常有之;有的官兵保密意识淡薄,在群聊中转发涉军信息、谈论敏感话题;更有甚者,将微信群当作商圈,频繁发布微商广告、讨价还价……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2

解放军报讯
关锦钊、范俊报道:“集结号,你分享的这篇文章正能量满格,让我想起了自己入党那会儿……”8月7日晚,新疆军区某炮兵团上等兵杨世行在微信群里为指导员分享的文章点赞。这次,他用微信昵称“集结号”称呼指导员,再也没有因为称呼感到纠结。

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落地施行,这是我国网络安全领域的基础性法律。《军队人员使用微信“十不准”》对相关事项也有明确规定。网络安全不容小觑,微信群聊应当纯净。针对诸多微信群聊“乱象”,第76集团军引导官兵提高防范意识,净化网络社交环境,筑起网络安全防线,他们的做法值得借鉴。

班长为新晋士官讲解榴弹发射器操作技能。陈曦 赵清松 摄

年初,连队建立了“一家人”学习交流微信群,用来转载分享读书感悟、优质文章。群建成后,指导员王生伟为微信群“约法三章”:涉密信息不谈,“姓军”的消息不发,聊天不能涉及军衔职务。前两条大家都能自觉遵守,对最后一条官兵也有“妙招”:不让称职务,那就称连长“大BOSS”,叫指导员“董事长”,有些甚至喊班长“老大”。一时间,五花八门的称呼刷满了屏,王生伟看了直皱眉,于是补充了一条“群里不准使用地方江湖习气的称呼,可直呼姓名”。规定一出,竟然使刚刚“火”起来的微信群瞬间遇冷,除个别官兵偶尔出来冒个泡,大多数人不愿在群里聊天交流。一次周末,王生伟在群里分享了两篇正能量满满的“暖文”,本想让大家谈谈体会,可除了3名士官发来点赞表情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理睬。

“对不起,我不能加入你的红包群,请见谅。”7月5日,第76集团军某旅坦克二连上士敬盼盼拒绝朋友的群聊邀请后,向记者展示了他清清爽爽的微信聊天界面,各种“红包群”“秒杀群”等均已被清理一空。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3

通过和几名骨干交流,王生伟发现,原来不知道如何称呼上级是微信交流群遇冷的“罪魁祸首”。下士尹豪吐露心声:“连队干部和班长毕竟是上级,在微信聊天中称呼职务违反相关保密规定,可直呼姓名又显得不够尊重,所以,干脆‘潜水’不发言。”

该集团军保卫处负责人介绍说,这是他们依法严查实纠、科学管控,清理清查违规微信群,净化官兵网络社交环境带来的新变化。

班战术训练前,班长小心地为新兵涂上迷彩油。陈曦 赵清松 摄

摸清缘由,王生伟用心琢磨,研究出台了新规定:“微信群能设置个人在群里的昵称,大家可以按照各自职务、分工给自己设置符合军队特色的昵称,既方便彼此称呼,又不违反相关规定。”王生伟自己当即把昵称改成“集结号”,连长则改成了“冲锋号”……新规定打消了大家心中的小纠结。

聊天群组泛滥 垃圾信息不断

寻找最大公约数

称呼问题一解决,原先遇冷的学习交流群又“火”起来了。不久前,下士班长周彤以网名“观察哨”在群里分享了文章《血战黄草岭:一个连的勇士只剩8人》,瞬间引来热议,大家纷纷转发朋友圈。

网络社交缘何不堪其扰

所有的疙瘩,就结在“缺乏沟通”四个字上

“您的好友‘大漠孤烟’正在抢购免费电动牙刷,就差您这一刀了,快来帮他砍价吧!”不久前,手机中频繁弹出的群聊信息让敬盼盼头疼不已,“不是网购砍价,就是微商推销,但是碍于情面,又不好直接退出。”每次打开微信菜单,他总能看见十余个不同名目的聊天群组占据了整个屏幕。

20公里战斗体能训练进行到最后5公里时,第77集团军某旅二营开始了最后的武装奔袭。“每个连队记最后一名成绩”,为了连队荣誉,全营官兵铆足了劲。

“又是拉票链接、集赞活动!”收到老战友在“砍价专属群”里发布的拉票邀请后,上等兵唐卫无奈地关掉了手机。

支援保障连下士袁伟刚刚戴上下士军衔,体能素质本就在连队靠后的他,没多久便掉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过去,每逢周末休息,唐卫和许多战友都会兴冲冲地取出保密柜中的手机,联系亲友、观看视频、浏览新闻,享受难得的“掌上冲浪”时刻。

入伍已经10年的上士唐良虹,既是班长又是连值班员,当然不允许有人掉队,便和几个士官一起去“保障”袁伟。谁承想,这个被“保障”的人,却越跑越慢。唐良虹立马就火了,直接大嗓门就冲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兵吼。

然而,一位老战友不久前将他拉进一个新建群聊,并发来链接:“各位战友,请帮忙给我的侄子投上宝贵一票,感谢!”碍于战友情面,唐卫虽然照办,心里却不是滋味,“朋友圈是私人空间,咋能变成集赞赢奖、砍价拉票的平台?”

唐良虹的这把火已经憋了很久。袁伟体能差,却不主动加班加点练。平时给他安排任务,“粗活他不干,技术活他又干不了。”唐良虹越想越来气,又继续推了一把袁伟:“往前跑!”

排长罗岭最近也因微信群聊中频繁出现的“毒鸡汤”而颇感闹心。那天,他发现战友群聊中出现了一篇讲述潜规则、厚黑学的推文,而发帖人正是一名退伍老兵。罗岭当即提醒大家不要再讨论负面话题,并果断将发帖人移出群聊。

终于,袁伟的“极限”被突破了:“你别推了,我不跑了,不跑了!”唐良虹猛地一下被搞迷糊了,“这怎么还冲我发火了呢?”

“微信群聊各类信息过多过滥,不少年轻战士在言辞蛊惑中难辨真伪。”调查显示,参与10个以上微信群聊的官兵占到八成以上,其中不少微信群信息发布无人监管。

其实,这把火,袁伟也已经忍了很久了。他明白班长在体能上对自己是“恨铁不成钢”,但是班长简单粗暴式的“鼓励”——他甚至怀疑这种连推带吼算不算鼓励——已经触及他的底线了。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班长往日里管理中的不足之处。

清除网上谣言 设置安全防线

“条令条例也没规定不让我抽烟吧,凭什么只准你在宿舍抽不准我抽?”袁伟很敏感,对班长的一举一动都很注意。他觉得班长对表扬太吝啬了,很少表扬自己,“但只要一犯错立马就会惩罚”。

微信群聊不能什么都聊

连长陈刚这时赶了过来,一边劝袁伟,一边带着他继续跑。其实,从队伍后面传来连值班员的喊声开始,连长就一直关注着袁伟的情况。

针对微信群聊“乱象”,该集团军及时对官兵开展教育引导,清理了红包群、部队番号群等10余类违规微信群。

战斗体能训练中出现掉队现象很正常,面对班长们的指责,以往的掉队者都是咬牙坚持或者干脆沉默不语,像今天这种矛盾激化的情况还是头一次出现。在回去的路上,连长也思考了很久,问题到底出在谁身上呢?

清理清查过程中他们发现,不少群聊的敏感信息穿上了“隐身衣”。“独家爆料‘张公子’最新消息,大家快来看呀。”前不久,某旅下士小贺关于“涨工资”的消息一推出,战友们就纷纷向他询问详情,群主、指导员马振平则拿起手机给小贺发去私聊。

连长先是找到唐良虹。“要是我的班长来推我,我就是跑到吐血也要坚持下去。”按照唐良虹的经验,他喊得越凶,被“保障”的人就应该越能坚持。不过,这位已经入伍10年的老兵还是下意识地主动承认错误,他觉得自己一时心急,“伤到年轻战士了”。

“如果是官方发布的消息,可以分享转发;如果是小道消息,绝对不能随意扩散。”马指导员询问后得知,这条消息并非权威媒体发布,便立刻在群里辟谣,并对小贺提出批评。

随后,连长又找了袁伟。袁伟吞吞吐吐了很久,才道出了他的心声。原来袁伟也很想努力往前跑,但是“班长越逼越紧,自己就有点受不住了”。再加上平时对班长的意见就大,“我看到他冲我凶我就想给顶回去”。

无独有偶。某旅火力连为方便在外人员管理,组建了在外人员联系群。时间一长,个别官兵便放松了警惕。一次,文书小杨接到一条上级通知,需要传达给所有在外人员。为图方便,小杨便在联系群中发布了语音消息。在外学习的连长发现这则语音消息后,立即制止并让其撤回。

了解了两边的情况,连长认为所有的疙瘩,就结在“缺乏沟通”四个字上。只有让两人相互沟通,走进对方内心,才能找到彼此之间的“最大公约数”——连队荣誉。保证了这个大前提,新老两代官兵之间就没有解不开的疙瘩。

部分官兵把微信群当成了工作传达群、内部信息讨论群,存在严重的失泄密隐患。针对微信群使用不当问题,该集团军充分利用网络舆情监测平台,对单位名称、部队番号等敏感词进行实时监控,发现问题立即查实纠改,并建立健全群主管理责任制,群里有违法违规信息,谁建群谁负责。

于是,他对唐良虹提出了一个要求:短期内帮助袁伟体能达标,但有一个条件——唐良虹全程跟训。

正面教育引导 强化安全监督

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从清晨到夜晚,两个人的训练被死死捆到了一起,两个人也开始聊起了以前从没有聊过的话题。唐良虹从袁伟那里知道了因为自己脾气暴躁,年轻一点的战士都没人敢跟他说话。袁伟也明白了班长严肃表情背后的良苦用心,只是这份用心良苦的表达方式他一直无法理解。

科学治理营造网络净土

袁伟的成绩越来越好。最近一次开会,袁伟在发言中说:“训练的时候,只要班长站在我的旁边,我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我相信自己以后绝不会再拖连队后腿!”

“请勿在群聊中讨论敏感内容,相关工作可使用军线拨打连队值班电话。”6月初,在外学习的某旅坦克连下士小孙在连队微信群内询问野外驻训情况时,网络安全监督员袁涛涛立即进行提醒。该连指导员余镭说:“在上级教育引导和检查督促下,官兵们主动退出各类违规群聊。此外,营连还成立了安全督导小组,时刻预防‘指尖’泄密。”

那一刻,连长陈刚知道,这个“最大公约数”找到了。

与此同时,为避免因各类“求点赞”链接造成个人信息泄露,该集团军通过开展专题讲座、群众讨论等方式,引导官兵相互监督提醒,净化战友“群聊圈”,纯洁部队内部关系,促进单位安全稳定。

角色互换的新发现

休闲娱乐舒心,练兵热情高涨。前不久,在集团军组织的共同课目比武中,参赛官兵奋勇争先。一举夺得步枪分解结合课目冠军的某旅下士付威威说:“参加比武前,我曾一度心理压力大,是战友们在连队群聊里给我出谋划策,帮助我调整心态、轻松应战,这块金牌也有他们的功劳。”

以前我们都是想着怎么让班长喜欢自己,现在却要想着怎么让战士喜欢我这个班长

“经常性思想工作开展得游刃有余,单位开设的这些微信群功不可没!”某合成营教导员许耕源介绍说,各营连建立的微信群不仅方便了8小时以外的人员联系,还明显增进了官兵之间的交流交心。一些以主题教育、纪律规定、人文科学等为主题的精彩推文在群聊中广泛传播,使官兵在提升思维认知的同时,更坚定了扎根军营、矢志强军的信念。

作为标兵连队,装步三连的建设水平无疑是全旅各个连队主官都羡慕的。同样,装步三连的骨干队伍也是其他连队班长们话题中的“热点”。三连的骨干中,上士李建平是大家议论最多的那一个。

杨 磊

入伍12年的李建平怎么都没想到,“如何讨好班长”这一曾经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又绕回来了。只不过,这次来了个“角色互换”。

“以前我们都是想着怎么让班长喜欢自己,现在却要想着怎么让战士喜欢我这个班长!”

李建平直言最近几年的新战士思想活跃,很难琢磨,跟年轻时的自己完全不一样。不少新战士从不主动向自己汇报思想,除了训练和工作,其他方面好像并不想跟他这个班长产生交集。

李建平曾经试着去了解这帮“00后”的新战士,但是人家讨论的话题都是他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他感觉自己“Out”了,和战士们聊不到一块。

刚开始,他也没多在意,到了休息时间,他依然和其他老兵一起打牌,把新战士丢到了一边。

可时间长了,年轻战士们也开始对李建平冷冷的,李建平问他们有没有什么事,回答永远是“没有”。李建平感到了不安:战士们不仅是我的兵,还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我必须去了解他们。

于是,李建平就趁着休息时间,和战士们坐在一起,看看他们都在玩什么,还让他们教自己。每个人的兴趣爱好都不同,李建平就干脆什么都学。结果,如今的李建平除了本职工作,篮球、羽毛球、象棋、五子棋……也样样精通。

除此之外,他还从新战士身上学到了很多新知识,比如用电脑制作教学课件、科学健身规划等。但是,对他改变最大的还是新战士强烈的民主意识,逼着他改变了以往的工作方式。

“他们对公平公正很在意,要求他们怎么样,首先我自己就得先做到。”手机的使用,是日常管理绕不开的一个话题。战士们最佩服班长的,就是李建平从来没有私自用过智能手机。究其原因,李建平是担心自己一旦违规,会被底下十几双眼睛看到,“那我以后还怎么管战士们?”

“一个满腹牢骚、抱怨不断的班长只会带出一帮满腹牢骚、抱怨不断的兵。”这是近年来李建平的带兵心得之一。为此,每次执行任务,哪怕他心里有一万个不同的想法,他也会管好嘴巴,坚决不在战士们面前发牢骚。他很清楚,如果新同志发牢骚,肯定有老兵没带好头的原因!

慢慢地,新战士们觉得班长少了些严肃,多了些魅力,也向李建平打开了心扉。

在如今的装步三连,战士们人人对李建平竖大拇指,大家也越来越支持这个老班长的工作。

彼此的一面镜子

以往干部骨干经常挂在嘴边的“部队就是这样”,或许正是矛盾症结所在

中士班长王丙胜最近很高兴,因为他成功地帮助一个战士认清了真实的自己。

这个战士是上等兵王体林。王体林入伍前是一名民兵,因此他的各方面表现在同年兵中都比较突出。时间稍久,他就觉得班长应该把自己和同年兵区分开来,给点“特权”。

王体林沉浸在自己的“先天优势”里,已经看不到真实的自己。反倒是王丙胜看得一清二楚。老兵的经验让班长王丙胜明白:“再不把他打醒,这个兵就废了。”

于是,王丙胜决定找个机会让王体林“冷静一下”,让他参加了营里组织的一次比武。很快,在众多高手打击下,王体林铩羽而归。这时,王体林才意识到,班长就是他的一面“镜子”。

对于“镜子”,支援保障连连长刘峰有不同的认识,他认为:“新同志也是连队工作的一面镜子。”比如,新战士认为,规矩就是规矩,不能随便添加或者更改。

以前,每周组织5公里越野考核时,刘峰都会给大家加油打气:“跑进优秀,下周免跑。”这是很多连主官“善意的谎言”,只为战前加油鼓劲,老兵们也都心领神会。只有年轻战士们当真,拼了命去跑。结果,连长食言了。

日子久了,刘峰慢慢感觉到年轻战士们对他的态度有些不对头。

一次,一名下士休假还剩下7天时,因为有任务被临时召回。任务完成安排这名下士补休时,刘峰在休假登记本上写了7天。那名下士反问:“是不是要加路途?”

“要加吗?”结果下士把规定翻了出来。刘峰一看,确实该加。

“他们要的就是按规矩办事。”刘峰突然明白,以往干部骨干经常挂在嘴边的“部队就是这样”,或许正是矛盾症结所在。

连长刘峰和指导员一商量,决定用好新战士这面“镜子”。

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前提下,他们改变了以前一味维护老士官形象和利益的带兵“套路”,开始试着实现对新兵老兵一视同仁。

在评功评奖、考学入党、过年休假等关乎官兵切身利益的事情上,“一碗水端平”,最大程度地确保公平公正。

同时,大胆起用年轻士官担任连队骨干,在一定程度上给部分放松自我要求的中高级士官形成压力。

思路一变,效果立现。去年底,支援保障连被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连队官兵也拿到了1个二等功、3个三等功。

刘峰明白,在这些成绩的背后,是新老两代官兵渐渐融进对方世界的进步,是相互促进良性竞争局面的形成,是不断激荡的推动连队向前发展的澎湃动力。(王迟
雷兆强 王才天)

相关文章